您当前所在位置:成都中考网 > 教育专栏 > 小升初资讯 >

压缩在校时间,给学生减负还是给学校减负?

来源:欣知教育         发布时间:2017-01-14

  12月26日,长沙市教育局下发《长沙市减轻小学生过重课业负担的六项规定(试行)》的文件,对学生作息制度、作业布置、考试和评价方式等作出要求。该规定2017年1月1日起,小学每天在校学习时间(含自习)不超过6小时,教师不得要求家长批改教师布置的作业,教师必须在课堂上给学生布置作业,不得要求家长通过网络下载并打印作业。(12月27日《潇湘晨报》)

  小学生“减负六条”

  1.严格遵守作息制度。小学上午上课时间不得早于8:30,每天在校学习时间(含自习)不超过6小时。

  2.严格执行“零起点”教学。严禁学前教育“小学化”,小学阶段严格按照课程标准开展教学,不得提前和加快教学进度,不得拔高教学要求。

  3.严格规范招生入学和办学行为。义务教育阶段学校不得举行任何形式的选拔性文化考试,不得以招收特长生或特色招生为名招收择校生。严禁举办与招生入学挂钩的“占坑班”(如学校暗地与培训机构合作,让学生参加培训获得入学便利等)。

  4.严格监管作业布置和批改。

  5.严格规范考试和评价。各区县(市)教育局不得组织小学阶段的统一考试,每学期可由学校组织不多于两次全校或全年级性的考试,考试内容不超出课程标准。学校不得集体公布学生考试成绩或按考试成绩给学生排名次。

  6.严格管控竞赛活动和教辅征订。未经市级以上教育行政部门批准,任何部门、团体、机构和学校不得组织小学生参加文化知识类竞赛活动和读书征文活动。严格执行教辅“自愿征订、一科一辅、规范使用”的要求,每个学科只允许配备一本与教学进度相配套的课后练习。

  学生课业负担过重是长期以来困扰基础教育发展的顽症,对于这一点恐怕每个人都知道。因此,长沙教育局下发推出小学生“减负六条”的初衷是好的。但其中一些主张也难免让人感到不妥。

  给小学生减负有赖于三方面,一个是家庭教育,一个是学校教育,还有一个是考试制度。话句话说,当考试制度没有发生根本上的变化之时,学生减负也就难以从根本上化解。当然这是另一个话题了。回到事件本身,长沙市教育局的一些做法也是形势所需:比如,二年级以下不留书面家庭作业,一刀切的做法,也就容易避免一些老师打擦边球;再比如,规定不得布置由家长完成或需要家长代劳的书面作业,教师必须在课堂上给学生布置作业,不得要求家长通过网络下载并打印作业,这样的规定也是很有针对性,化解了一些老师讲家长当“助手”,让家长各种代劳的问题。

  给小学生减负离不开以上教育部门对老师的各种限制,也离不开教育部门加大与家长的交流,引导家长们给学生们减负,慎重选择“课外加餐”。但道理是那个道理,但学校的一些做法却未必对。比如压缩在校时间给小学生减负:一者,学生在学校里难道就是等于加压吗?为什么不用更多的体美劳等课程的设置来加强对学生的素质教育呢?二者,小学生在校时间的压缩,也就意味着在家里的时间更多,问题是,我们的父母上班时间最起码是8小时,小学生在校却不得超过6小时,多余的2小时,岂不成了家长的负担?你说父母是必须有个全职家长呢?还是爷爷奶奶必须有人看管孩子呢?

  毫无疑问,在国外小学生的在校时间都不长。但那更多的是国情决定的。多数国家的父母都不是全职上班。而现实是,我们的国情是,我们的男女工作率世界最高,多数父母双方必须全职在能养活家庭。在这样的前提下,进一步压缩小学生在校时间,就是给家庭加负担。最终的结果是,孩子被送到各种“课外加餐班”中。

  有时候不得不承认,我们的减负搞了那么多年,真正减负的是老师。比如初中取消了晚自习,结果多数父母都必须用更多的时间和精力去辅导孩子。另一方面,减负减了那么久,结果是父母和孩子都更累了。为什么?我觉得其中一个重要原因是,我们的学校一直是在给自己减负:孩子难管了,打电话找家长来,美其名曰,家校共建;学生课业负担重了,缩减学生的在校时间。笔者不得不问的是,减负那么久,学校都负担了什么?付出了什么?学生减负最终必然是学校负担增重,这一方面,恐怕难有双赢。